SUblimeGAlaxy

MHA / 獵人 / RWBY/ 乙女ゲー / ff14 /
微博→@Mori今天依舊被擊沉
高興的話可能會寫點東西.幼兒園文筆
不定時出現 但是開始的事情就不會坑

【轰出】【知乎体】室友表里不一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含上尾要素 大概有一点轰出胜..?(雾)
请注意避雷



匿名回答

我看了一下其他回答,好像都挺负面的..?
我要说的表里不一可能和大家理解的角度有点不一样,不过我认为也算是表里不一吧。

先大概介绍一下,答主现在研二。我们研究生部一个宿舍住四个人,然后在8月份的时候学校官网会开启选宿舍的页面,没有选的就会被随机分配。

因为我本科不是在这所学校上的,也没有认识的人考上这个学校,所以当时就没高兴去选宿舍,等着随机分配。

我现在无比后悔当初这个决定。(被安排了.jpg)

答主先介绍一波宿舍那几个人吧。

M,计算机科学系,本科的时候得过ACM亚洲区银奖。算法巨强,代码debug能力也巨强,是计算机系一个很有名的大佬。

T,金融系,校草级别的人物(也就比我帅一点吧),本科的时候GPA保持4.0,课题研究曾经发表过论文,是全校诸多妹子暗恋的对象;

O,金融系,本科的时候参加过不少商赛,得了好几个金奖。性格绅士+暖男属性,秋冬天特别喜欢穿毛毛的衣服,超可爱!也是金融系挺有知名度的人。

答主本人是电气与电子工程系,没有上面三位成绩那么好...学渣本渣。但在学校意外的挺有名气?平时走在路上都会有妹子小声议论,大概是答主太帅了吧。但是我到现在都没有女票啊???

总之我们宿舍在学校还挺有名的,还正好是两个工科两个商科,好多人都喊我们宿舍工商银行…。这名字太土了,我才不会承认。

啊跑题了。我要说的表里不一的室友,就是M和T两个人。

M在外人眼里真的是标准理工男。他不怎么在乎自己的外表,穿衣品味极差,不对,应该是没有。一天里大部分时间他都待在实验室,要不是技术巨佬,大概把他扔到人群里都找不到,超级没有存在感!虽然外表这样,但是他性格超好,正直善良有爱心,所以人缘很好,朋友遍布不同系。而且因为他很强,所以经常有女生向他请教问题。他一旦和女生说话就会脸红!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差点笑死,二十几岁的人和妹子说话还脸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顺便一提,M是没有女朋友的。

T和M几乎完全相反。T的衣品真的很好(也就比我好一点吧),长得也帅,平时不是在图书馆就是在篮球场。他每次打篮球的时候周围都能围一圈的妹子,场面极其壮观。但是这个人朋友超少,万年冰山脸。上次校花向他表白的时候,他就说了一句“抱歉”,头也不回地走了。那可是校花啊!!!!!!活该他没女朋友!!!!我当时是真的觉得他大概脑子坏了。我现在想想,其实是我脑子坏了。

你们觉得这两个人除了在同一个宿舍还可能有其他交集吗????怎么看都是完全相反的两个人对吧。

但是,他们俩是一对。

没错,他们没有女朋友,但他们有男朋友啊。

卧槽你们知道我研一第一个学期快结束的时候发现这个事情有多震惊吗!!!!!三观都被碾碎了啊!!!!!O安慰我安慰了半天,他真是天使5555

说真的,这太表里不一了。这两个人平时在外面就算遇到也就点个头,谁看得出来两个人在交往啊!!!!!!

这样,我举几个例子吧。

1.有一天晚上,M一回宿舍就跑去拽T的袖子,一脸委屈。T问:“怎么啦,谁欺负你了吗?”M扯了扯自己的格子衬衫说:“实验室的B说我这件衣服像老头衫…我觉得你送我的这件衬衫挺好看的啊…真的那么像老头衫吗……”答主当时躺在床上,听到这话瞥了一眼。

这不就是直男穿着Top5榜单里狂喷的典型格子衬衫吗!!!!!这个超老头衫啊!!!!!

然后T摸了摸M的头,拨开他额前的碎发亲了一下额头,说:“我觉得很可爱啊。我选的衣服怎么会老头衫呢?那个人审美观差,别理他。”

我:????????你这滤镜也太厚了吧!!!

然后第二天中午,我和O一起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正好碰到了T,然后我问他为什么给M买了一件那么丑的衣服,他低着头,扔给了我一句话。

“M可爱和帅气的样子只能我一个人知道。”

妈妈他好可怕!!!!!!吓得我紧紧抓住了O的大袖子。

2.某个周六下午,T在篮球场和包括答主在内的其他几个男生打篮球。惯例,周围围了一群女生。不寻常的是,M也去了。其实本来我是没察觉到的,但是那天T尤其强,就像开了挂一样,我正纳闷呢就看见M了。

哦,爱情的力量。

呵。

M从开始一直看到半场休息,还跑去给T递了一瓶水。T点点头收下了,脸上依旧冰山。

呵,真能装。

然后下半场M就不在了,说是要写实验报告什么的。结束以后,T突然冷不丁冒了一句:“今天我请各位吃晚饭。”然后就带着一队人去了海底捞……。4个大老爷们的饭量,全是他付的钱。

对,他没吃。我们问他为什么不吃,他也只说什么没有胃口之类的。我本来心里还觉得挺过不去的,后来一回到宿舍我就反悔了。

M给他煮了荞麦面。还特地帮他冷却了(T最喜欢吃冷荞麦面)。

突然觉得我吃的海底捞不那么美味了呢(棒读)

3.那天M回来的时候抱了一只猫回来。一身浅黄色的毛,小小的,大概是只小奶猫。我喊了一句“好可爱!”冲了过去。

三秒钟之后我后悔我喊出了那句话。

因为那个臭家伙给了我一爪子。

这臭猫一点都不可爱,特别凶。M兴冲冲地抱着猫跑到T跟前,说:“你不觉得这个猫超像B吗!”T沉默了大概3s吧,说了一句“把猫借我一下,乖”,然后就抱着猫消失了。

大概2分钟之后,T又回来了,猫不见了。M:“诶那只猫呢?”

T:“被我送走了。”

M:“诶!你送走干嘛…你不觉得猫很可爱嘛!”

T:“像他的猫有什么好的。”

然后!

然后!!

T突然蹲下,抓起M的手,颇为涩秦地舔了几下,“喵”地叫了一声。

于是,M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红。

就这么被喂了一口狗粮的答主难过地哭了出来。O一边叹气一边轻轻拍着我的背。他真是天使5555

事情太多了答主不想回忆了,答主现在好难过。我之所以能在这个宿舍生活下去,是因为有O治愈着我的心灵。

不写了,答主去找O毛绒绒的衣服寻求治愈了。

———————————————————

关于电电有名的原因……我心情好的话就随便更一篇小番外吧,依旧沙雕向。

10.9轰出日快乐!!!!!!想着轰出日得做点什么就写了一篇沙雕文出来……。希望嗑轰出的小姐妹们天天开心!!!!身体健康学业进步工作升薪事事顺心(你在干嘛)

还有一天!!!
(ドキドキ)

天知道我有多喜欢阿玥太太..
今天又把阿玥太太的轰出本翻出来看
阿玥太太真棒啊呜呜呜呜
真的好甜啊呜呜呜呜

說實話
理想關係這本 就能充分表現我不願意按照原作設定寫同人文的原因了
如果把原作設定考慮進去 我真的大概只能寫BE
周圍不會是一副非常和平的景象
他們必定是忙碌且處於危險中的
當個人的感情和大愛放在一起的時候 真的沒辦法衡量比較了...
偏向哪一方心裏都會難受吧
真的太苦涩了

【轰出】134340*(5)

*轰出 HE 特警轰x罪犯久
*工科生的小学生文笔
*ooc请注意
以上几点请注意避雷.

自己当初害死的……是轰焦冻的师傅?

轰焦冻随后说了些什么,绿谷出久一点都没听进去。他翻了个身,愣愣地看着天花板。

第二天早晨,绿谷出久的气色看上去好了很多,说说笑笑的。只是面对轰焦冻时,眼神总是不停地躲闪。下午,绿谷出久的舅舅接走了绿谷的母亲。绿谷的舅舅是个有名的医生,他说他需要把绿谷母亲接回去好好调养一阵,她的身心都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深夜,轰焦冻睡得很熟,但他还是听到了一些细微的声音。他睁开眼,发现他的身旁空荡荡的,他随即冲到客厅打开了灯。

“给我站住。”

已经摸到窗口的绿谷出久浑身僵住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轰焦冻拿起桌上的纸条,读道:“对不起,我只是个恶人,不值得被你这样帮助。再见。”他走到绿谷面前,声音已经沾染了愠怒,“你以为你心里想什么我不知道吗?你以为你今天偷偷摸摸查二手房我没看见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舅舅就是你喊过来的吗?!值得不值得是我来决定的!不是你!”

低着头紧握拳头颤抖着的绿谷抬起头,大吼道:“你不知道!轰君你什么都不知道!那么多人因我而死!在夜枳时,我临走前还因为想和你多待一会儿而动过不逃跑的心思。连你的...你最尊敬的师傅也是因我而死!我只是个罪大恶极的自私之人罢了,我早就……早就没有站在你身旁的资格了啊!!我早就……从善良的普通人那一列被剔除了啊……”

轰焦冻叹了一口气,手贴上了绿谷满是眼泪的脸颊,说道:“你果然那天没听我说的话。”

“你身上的超能力是师傅的。我早就知道了。”

“师傅他啊,曾经和我说过超能力的事,若不是他的主动意愿,能力是不会转移到你身上的。大概是他觉得自己命不久矣,才会托付给他觉得值得信任的你吧。”轰焦冻抬起手,用纤长的手指轻轻抹去了绿谷脸上的泪水,继续说道,“一年前的一个夜晚,十分崇敬我的部下在一次行动中为了救我,死在了我的面前。从那以后我就患上了黑暗恐惧症,也渐渐封闭自己的内心,不愿与别人来往。”轰看着绿谷,眼中柔情满溢,“自从遇到你,一切都变了。你就像小太阳一样,照亮了我的世界。”

“你是拯救了我的天使啊。”

——————————————————

番外

这一天轰焦冻休息。他来到绿谷出久的心理诊所,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呆呆地看着他。绿谷出久被看得头皮发麻。

“轰...轰君,你这样打扰我工作的。”

轰焦冻突然一本正经地站了起来,缓缓地向前走去,握住了绿谷的手,严肃地说道:“绿谷医生,我最近觉得自己好像有心理疾病。”

绿谷出久吃了一惊,自己和轰焦冻朝夕相处,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他双眼慌乱得四处乱瞥,随后直直地看向轰的眸子,斟酌了一会儿开口道:“有什么特别的症状吗?”

轰焦冻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眉头,露出了一副很困扰的表情,缓缓说道:“我最近总是心神不宁,上班的时候老是容易分神。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时候才能看到绿谷,绿谷的诊所怎么样了,绿谷会不会给我发消息,绿谷会这么可爱不会被其他的患者盯上。”

“而且,我也许还有点人格分裂。看到别人接近绿谷我就生气,看到绿谷冲着别人笑我也生气,但是只要绿谷对我笑我就会心跳加速,绿谷靠近我我就会感到莫名燥热。”

轰焦冻抓起绿谷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一脸委屈地说道:“你看。我是不是已经病入膏肓了。”

绿谷出久脸上红得能渗出血来,手上传来的是轰近乎疯狂的心跳声。

“医生……我这样的话,必须得吃药了吧。”轰焦冻朝绿谷出久走近了一步,在绿谷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靠了上去。灵巧的舌迅速撬开来自牙齿的防御,像要确认轮廓一般扫过口腔内的每一个角落——上颚,下颚,舌根,舌尖。绿谷的双手轻轻环过轰的肩胛骨,却因为氧气不足而双手顺着脊背滑了下来,殊不知这个动作带来的酥痒感令轰焦冻整个人轻颤了一下。

“这可都是……你的错啊。”绿谷出久看着轰焦冻幽深的蓝眸,心觉不妙。下一秒,他的衬衫就被轰焦冻扯开,露出了精瘦的胸膛。轰焦冻先用牙齿慢慢地磨着绿谷的锁骨,时不时还伸出舌头轻舔一下。随后他便一路向下舔吻,使坏一般地停在了腰腹处,用牙齿咬住了绿谷的裤子,向左偏着的头微微抬起,湿润的眼神中充满了无辜。

“我认输,我认输还不行嘛!”

轰焦冻轻笑一声放开了绿谷,温柔地帮他扣上胸前的纽扣,转身就往门外走。

绿谷出久无奈地叹了口气,锁门的同时贴上了今日休息的告示。

今天一天又要被这个特殊病人占了。

—————————————————————————————

終於完結啦!

第一次寫同人文發現意外的麻煩啊😣

文章長度的控制 情節的刻畫 劇情的邏輯性各方面都需要好好思考呢……

我...我再努力!

注:*冥王星在1930年2月18日被克莱德·威廉·汤博发现。2006年08月24日第26届国际天文联会中通过决议,天文学家将冥王星从行星之列除名,失去名字的冥王星被定义小行星,其序列号为134340。

就算沒人看我也要寫置頂!

这里六水w

MHA:只要是糖我都吃 博爱党 所以關注我的話請注意避雷(也許我推薦的內容是一個您雷的cp)有潔癖的話就不要關注我了吧...惹您不愉快總是不好的
另外是個久吹 不許你們說小久壞話!!

HXH:同樣cp博愛黨 最喜歡奇傑XD
傑吹 拼命維護小傑

也許會不定期產出一些幼兒園文筆的沙雕同人文?

繪畫練習中——什麼時候好意思放到lof上還真說不準

不定時出沒 平時挺忙的

很內向……!但其實很好說話 熟了會變沙雕(?)

微博→@Mori今天依舊被擊沉  相對來說日常和廢話會多一點 lof基本就放放文+圖了

擴列之類請不要猶豫地私戳我XD!

【轰出】134340*(4)

*轰出 HE 特警轰x罪犯久
*工科生的小学生文笔
*ooc请注意
以上几点请注意避雷.

“这件事我没有告诉他。不然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吗?”绿谷出久的语气平淡至极,就像那个掌握生杀大权的不是他一般。

轰焦冻眉头微皱。他想不明白,自己与绿谷之前并未见过,他又为何袒护自己?难道是有什么别的打算,想以之威胁吗……

“我救下你,是因为我觉得,你能把我从这个地方拯救出来。”绿谷出久看着轰焦冻,眼神里充满了轰焦冻读不懂的复杂情绪,“求求你,帮帮我。”

身为卧底的轰焦冻,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随后他们商量着对策,先由轰焦冻旁敲侧击打听出绿谷母亲的所在处,再找个时机喊个帮手与他一起把绿谷一家带走——没有绿谷出久的话,这个组织很快就会灭亡的吧。

出逃的前一天晚上,绿谷出久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害怕?紧张?兴奋?都不是。他相信轰的办事能力,但不知道为何,他突然有点不想离开了。轰焦冻微笑的样子,痛苦的样子,呆愣的样子;他温柔的眼神,凛冽的眼神,犹豫的眼神……不知不觉间,他的脑子里全是轰焦冻的身影,他的音容笑貌,他的一举一动,他说过的每一句话……

呵,自己还真是卑劣又自私,竟然因为情感原因而置那么多人的生死于不顾。绿谷出久翻了个身,逼着自己睡去。

一切都很顺利,第二天晚上,他们避开守卫突破了包围圈。轰焦冻觉得背上的绿谷今天异常沉默,他也没多想,带着绿谷和他的母亲到了自己家。

轰焦冻一边掏出钥匙开门,一边说道:“你家的地址也许早就暴露了,这两天你们先住我家,我家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绿谷出久只是沉默着,扶着母亲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两居室。屋内的装修很有轰焦冻的风格——极简主义。放眼看去,基本就是白黑灰的色调。虽然已经有段时间没人住了,但看上去依旧干净整洁。

一阵整理过后,绿谷出久将母亲安置在客房里,悄悄地关上了房间的门。门外,绿谷和轰两个人面面相觑。

“啊——那个,轰君。我睡沙发就行了。就这样吧。”绿谷出久说罢,逃似的往客厅走去。轰焦冻一把扣住绿谷的手腕,硬生生地将绿谷转过去的身体扳了回来,死死地盯着他。

“你今天,不对劲。”

轰焦冻软硬兼施,终于说服了绿谷出久,两个人一起躺在了轰的床上。绿谷出久死死地靠着墙,试图与轰拉开距离,谁知道轰反而一个劲地朝着他的方向移。这个人——!绿谷的心脏颇有愈跳愈快的趋势,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爆裂了。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必须让他离远一点。这么想的绿谷出久,并不知道轰焦冻离他已经很近了。绿谷突然转头,毫无征兆地看到了一张放大的脸,嘴唇也不小心碰上了。

轰焦冻房间里的窗子很大,月光恣意地照在他的脸上,他的异色瞳看上去水润水润的。俊逸——绿谷现在看着轰焦冻的脸,只能想到这一个词。

轰焦冻看着面前愣住的绿谷,突然伸出右手按住了绿谷的后脑勺,俯身吻了上去。没有特别熟练的技术,也没有浓浓的情欲,这个吻里包含着满满的关心与爱意,温柔而缱绻。

轰焦冻看着脸红成番茄的绿谷,轻笑着放开了他。

“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我最崇敬的人是我的师傅。他是一个十分出色的特警,判断力决策力战斗力都是出类拔萃的。在我迷茫的时候,心情郁结的时候,是他的开导和鼓励让我看到了希望。我这次是主动请缨要求当卧底的,为的就是替他报仇。”

“他被夜枳的首领杀死了。”

“他叫吉田和也。”

绿谷出久的脸瞬间煞白如纸。

——————————————————

關於綠谷為什麼不用預測能力救母親——
1.綠谷出久即使能知道母親的所在地,憑他的身體素質也無法帶著另一個人逃出去
2.綠谷出久的母親隔段時間就會被轉移,全權負責人是一個綠谷出久從未見過的幹部,首領不插手此事。所以綠谷出久無法進行預測

快要完結啦——✺◟(∗❛ัᴗ❛ั∗)◞✺

【轰出】134340*(3)

*轰出 HE 特警轰x罪犯久
*工科生的小学生文笔
*ooc请注意
以上几点请注意避雷.

得到绿谷出久的肯定后,头领明显对轰焦冻放下了戒心。加之他本身出色的战斗能力和应变能力,轰焦冻很快就被头领提拔为心腹。很多次与竞争对手谈判或会面时,首领都会带上绿谷出久。轰焦冻看着那个曾经救过他的“看守”——绿藻一般蓬松的卷发,翠绿色如同翡翠一般的双眼,脸上点点可爱的雀斑,使人完全无法将其与犯罪组织联系起来。

他在组织里难道是那种军师一样的人吗。轰焦冻想着,心里开始打起了算盘。

对手虽不知道绿谷出久的超能力,但也推断出他大概是组织中的重要人物,一波波暗杀接踵而至。绿谷不可能事事都进行预测,于是保护绿谷的任务就落在了头领最为信任的轰焦冻身上。

轰焦冻搬到了绿谷出久所住的偏院里,他被要求紧盯着绿谷的一举一动,形影不离。

绿谷出久的生活可以说平静得无聊,除了一些必须出席的场合之外,他几乎不是在看书就是在逗猫。轰焦冻也因此闲了下来,绿谷看书,他就盯着绿谷看;绿谷逗猫,他就一块儿去撸猫。

在这个远离总部的偏院里,阳光透过落地窗洒了一地,为冬日的午后增添了些许暖意。绿谷出久抱着猫坐在地板上,一脸幸福的样子。在阳光的照耀下,他略显苍白的脸上也有了些气色,头发亮亮的,眼睛闪闪的。

轰焦冻也不知道他当时怎么想的,鬼使神差地伸出了手,轻轻地摸了摸绿谷的头。

绿谷的身体僵了一下,“轰...轰君?”他低下了头,脸颊上扬起了一片诡异的红色。为了缓解紧张,绿谷狠狠地顺着短尾猫的毛,引得小猫不满地叫唤着。

“啊……抱...抱歉。”轰焦冻把头偏向一边,挠了挠头。

暧昧的空气流动着。

或许是因为屋内太暖过,亦或是这氛围太令人安心,等轰焦冻转过头来时,绿谷出久已经抱着小猫蜷在地板上睡着了。他的身体随着平稳的呼吸起伏着,牵动着轰焦冻的心。

轰焦冻轻手轻脚地拿来了一个毛毯,轻轻地盖在了绿谷的身上。

“真是……也太无防备了。”

轰焦冻从背后悄悄地环住了绿谷,将头埋在了绿谷的肩上。沁人心脾的……橘子香气。

轰焦冻本来也昏昏欲睡了,而多年执行任务锻炼出来的灵敏听力仍然捕捉到了一些本不该存在于此的噪音。方圆一公里都有守卫,若是能侵入此地的话...必定来者不善!轰焦冻抱起绿谷出久,按下藏在书柜后方的机关,将他藏在了隔间里,随即便闪出了屋子。

从追踪器来看,剩下的对手还有一人,三点钟方向。轰焦冻飞奔出去,猝不及防一声枪响,他勉强躲过。他看着眼前的人,握紧了手中的枪。

“啧,没子弹了啊。我还以为刚刚一枪就能解决你的。”
“但是,你马上也会死了。”

绿谷出久在被轰焦冻藏到隔间后没多久就醒了。他清楚地意识到:又有偷袭者了。偷袭者闯到包围圈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这一次绿谷却感到了莫名的心慌,心脏疯狂跳动着。他抱着身上的毛毯坐在昏暗的隔间角落,闭上双眼拼命祈祷着。他不想预测轰焦冻的未来,他害怕。那个颀长的身影似乎就在他的面前,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轰一只手的触感似乎还停留在他的头发上,他伸出手抱住了自己的头,就好像轰握着他的双手一样。

偏院三百米外,那个人以极快的速度握着刀冲了过来。他身手敏捷,速度很快,招招凶狠果断,毫不留情。轰焦冻飞快闪躲着,身上也不免被划了几刀。对面的人看着这个有着异色头发的男人节节败退,不免兴奋起来,出手愈发狠厉。突然,他感到自己的脚踝传来剧痛,愣了一下。轰焦冻趁此时机一个侧踢踢飞了男人手里的刀,同时右手拔出了枪,对准眉心扣动了扳机。男人直直倒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轰焦冻阴沉着脸走了过去,拔出了他脚踝上的细针。

“竟然让我用到他的东西,你必须得死。”

轰焦冻打开隔间的门,看到了双手抱头蜷缩在角落的绿色身影。听到声音,绿谷缓缓抬起了头,眼泪在大眼睛里打着转,整个人看起来像个可怜兮兮的小兔子。

“呜——轰君!”绿谷啪嗒啪嗒跑了过来,一下抱住了轰焦冻。轰焦冻看着在自己怀里蹭眼泪蹭鼻涕的绿藻头,轻笑了一声,宠溺地摸了摸绿谷的头。“不要小瞧我啊。”

“嘶——”被绿谷的动作牵动了伤口,轰焦冻不禁倒吸一口气。

“你受伤了?!”

虽然轰焦冻多次声明只是小伤,他还是被绿谷出久强硬地涂药缠绷带,最后被按在了床上。

绿谷出久坐在床边,一脸心疼地看着轰焦冻。大大的瞳仁左右晃动着,好像下一秒又要哭出来了。

轰焦冻握住了绿谷的手按了按,温柔的眼神像要溢出水一般,“别哭啊,我没事。”

绿谷出久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有一个故事,你要听吗。”轰点点头,默许了。

“两年多之前,我莫名其妙地拥有了别人的超能力。我可以预测他人的未来。命运真是捉弄人啊,我原本只是个心理医生,现在倒是变成了犯罪集团的心脏了。”

轰焦冻倒吸了一口气。绿谷出久苦笑着,眼里透露出的是如同第一次所见的,化不开的悲伤。

“这种秘密你为什么——”

“所以我早就知道了。轰君,你是特警对吧。”

轰焦冻的眼神突然凶狠起来,周身迸发出丝丝冷意。

———————————————
怎麽寫兩個人的互動我卡了好久...
這種記敘類的我真的好不擅長啊嗚嗚嗚
我以前狗糧都白吃了QwQ

注:*冥王星在1930年2月18日被克莱德·威廉·汤博发现。2006年08月24日第26届国际天文联会中通过决议,天文学家将冥王星从行星之列除名,失去名字的冥王星被定义小行星,其序列号为134340。

【轰出】134340*(2)

*轰出 HE 特警轰x罪犯久
*工科生的小学生文笔
*ooc请注意
以上几点请注意避雷.

其实所谓的隐秘任务都是幌子。他们只不过把轰焦冻迷晕之后,送到了拷问室,让绿谷出久来判断他是不是卧底。

若说夜枳突然崛起的原因,90%都得归功于绿谷出久。

两年前,绿谷出久还是一个普通的心理医生。开着一个小小的心理诊所,和自己的母亲住在一起。他本来以为这样平凡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只是没想到会结束得如此之快。

那是个下着磅礴大雨的夜晚。到了下班时间,绿谷出久收拾好东西,刚锁好门准备出去,就感到后脑勺被钝物击中了。他闷哼一声,昏了过去。

醒来以后,绿谷出久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架子上,自己身处一个狭小而又昏暗的屋子里。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年轻男人,个子很高,体格也很健壮,右眼有一条长长的疤。

“那个男人好像丢失了能力,所以我就把他杀了。之前是你救了他,所以我猜,他预知未来的能力,转移到你身上了吧?”

绿谷出久的脸突然变得煞白。

那些他一直没搞懂的部分,被这个年轻男人这么一问,全都完美地拼凑了起来。几个月前,他曾经救下过一个伤痕累累的男人。那个男人只在他的家里呆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就不见了踪迹。绿谷出久只知道他叫吉田和也。那件事之后的一天,绿谷出久像往常一样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有了预测他人未来的能力。现在看来,这超能力原本是吉田和也的吧。

绿谷感到内心有些不安。竟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害死了一个人么。无论怎样,这能力决不能落入恶人的手里。

“你在开什么玩笑。又不是科幻片,我怎么可能会预知未来,我只是个普通的心理医生而已。”

“我就知道你不会承认。”年轻男人吐出一口烟,慢悠悠地说道,“我就问你一句话,你能不能用你的能力协助我。报酬分比好说。”

果然啊...是想利用这个能力干坏事的。绿谷出久咬咬牙,恶狠狠地盯着年轻男人喊道:“我是绝对不可能帮你的!”

年轻男人冷笑一声,将烟头扔在了地下,用鞋子蹍了蹍。

“我等你松口哦。”

他转身走出了屋子。随即绿谷出久的身边便围了一群人,对着他又打又踢,直至绿谷失去意识。

他醒来后,躺在了一个冰冷的硬板床上。被他的血沾染,床单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见他醒了,年轻男人找来医生给他治疗。他凑近了问他:“你想好了吗?”

“不帮。”

“那继续吧。”

这之后的一个星期都是如此。殴打,鞭刑,电击。那白色的床单已经变成了深褐色,旧的血液凝固,新的血液又会洒上去。每天那个年轻男人都会带来医生,并问他同样的问题,绿谷出久也会给他同样的回答。这么多天都没见过太阳啊...他心里想着。

第八天,那个男人没有来。几个大汉抬着绿谷出久,把他塞进了汽车里。绿谷出久被带到了一栋很高的大楼前,那个年轻男人笑嘻嘻地领他进了一楼最深处的房间。

他透过监视玻璃向房内看去。霎时间,绿谷出久的瞳孔放大,绿色的瞳仁因恐惧和愤怒而不安地晃动着。他的母亲,被禁锢在手术台上,脸色苍白,没有丝毫血色。

“我也很被动啊...你一直不肯帮我,我也只能希望让你的母亲来说服你了。没想到你的母亲和你一样正直,被打成那样都没吭一声呢。”年轻男人一脸遗憾,淡淡地说道。

“你这个人渣!”

“你要记住喔,绿谷出久,”年轻男人凑到绿谷出久的耳边,悄悄地说道,“你母亲这样,都是你害的啊。”说罢,便摆了摆手,离去的时候喊着:“想通了的话来二楼找我。”

祖母绿宝石的光芒,刹那间变得黯淡无光。

从那之后,绿谷出久帮年轻男人预测对手行动,帮他铲除卧底。夜枳也因此迅速崛起。说来讽刺,由于能力的副作用,只要是绿谷出久参与预测的活动,活动场所都会留下专属于他的味道——淡淡的橘子清香。

绿谷出久的能力是有限制的。他无法预测自己和血亲的未来,也无法预测没有亲眼见过之人的未来。每次预测都会消耗他的精神力,使他的身体素质越来越差。

若是他能看见自己的未来,他就会发现,那一抹逐渐暗淡的祖母绿,会因为一道红白色光的加入而重新恢复生机。当然,这是后话了。

他看着这个名叫轰焦冻的卧底躺在自己曾经躺过的地方,半红半白的奇异发色,白皙的皮肤,左眼周围骇人的烫伤,高挺的鼻梁,纤长的手指,颀长的身材。不知为何,绿谷想袒护他。冥冥之中好像有一股力量在驱使着绿谷,让他留下这个素昧平生的少年。

难道,你能救我吗。

———————————————
對不起我又沒控制住 鋪墊和背景寫太長了...
我...我是為了展現出小久是小天使的事實(理直氣壯.jpg
下一話開始有兩個人的互動啦...!敬請期待XD

注:*冥王星在1930年2月18日被克莱德·威廉·汤博发现。2006年08月24日第26届国际天文联会中通过决议,天文学家将冥王星从行星之列除名,失去名字的冥王星被定义小行星,其序列号为134340。

【轰出】134340*(1)

*轰出 HE 特警轰x罪犯久
*工科生的小学生文笔
*ooc请注意
以上几点请注意避雷.

“嘀嗒——”

轰焦冻突然惊醒。他记得他向夜枳投诚,然后被派去了一个隐秘任务,然后……大脑一片混乱。

犯罪集团夜枳,走私军火,贩卖毒品,近年来迅速崛起。其行踪极其诡秘,虽说行事手段没什么特别狠决果断之处,但每次却总能如同看穿对手行动一样,轻松绕过对手的陷阱,给对手以致命的打击。夜枳的行动几乎都在夜晚,凡其行事之处,都会散发着一阵清新的橘香,久久不会散去,故名“夜枳”。而就在最近,夜枳已在A市连续杀了6个商业巨鄂。苦于无法追踪行踪,警方决定派出一名卧底,以便追捕行动的展开。

为了完成上级下派的S级任务,轰焦冻作为卧底潜入犯罪集团夜枳。就在他“投诚”的第一天,接应他的小弟说首领需要他完成一项隐秘任务,以确定他的来意。轰焦冻被带到一个大楼里,随即便失去了意识。

这明显不是之前那栋楼。这是一幢于他而言很陌生的建筑。天花板很低,黑黢黢的给人以压迫感。唯一的光源来源于这个房间唯一的一扇小窗,惨白的月光透进来,像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直直握住人的咽喉。

屋子里散发着浓稠的血腥味。

轰躺在冰冷的木板床上,试着动了动,床板便发出了如同年久失修的老旧木门才会发出的声音。

吱嘎声在静得渗人的屋子里显得尤为刺耳。

大概是声音引来了看守。屋内响起了脚步声。脚步声越来越近。

逃不了,手脚都被铁链钳制了。

来人在轰焦冻的面前站定。光线太暗,轰焦冻看不清他的脸,但他闻到了一股清新的橘子香气。他的那双祖母绿的眼睛像宝石一样,在黑暗中静静地闪耀着。

那是一双十分美丽的眼睛,但轰焦冻觉得,它充满了悲伤。

“你醒啦?”
“恩……”

轰焦冻没有多问什么。他知道,目前最好的应对措施就是什么也不问。这种犯罪集团不会喜欢那种刨根问底的人。

屋子内的光亮好像渐渐减弱了。整个屋子越来越黑。

轰焦冻全身开始冒冷汗。他其实患有黑暗恐惧症,十分畏惧这种极端的黑暗。

一些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零碎场景划过轰焦冻的脑海。枪声,鲜血,还有在他面前倒下的,最后依然带着笑容的……

轰焦冻控制不住地开始喘息。

突然,他感到自己的右手被什么覆住了。很温暖,令人心安。

“对不起,我没办法帮你开锁,你不要怕。”

轻轻的声音。不知为什么,令人很放心。

轰焦冻突然觉得眼皮很沉,再次睡了过去。

绿谷出久握着面前躺着的男人的右手,看着他再次陷入睡眠之中。

我为什么会救你呢。

绿谷出久苦笑着摇了摇头。

———————————————
啊我第一次写同人文 写得不好希望大家原谅我(土下座)
这大概是一个互相救赎的故事
第一章短小XD!

注:*冥王星在1930年2月18日被克莱德·威廉·汤博发现。2006年08月24日第26届国际天文联会中通过决议,天文学家将冥王星从行星之列除名,失去名字的冥王星被定义小行星,其序列号为134340。